手机版古怪猴子下载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在線服務 > 文明網校 > 網上課堂

不到園林,怎知文脈如許?

來源:北京日報

時間:2019-06-06

冰嬉圖(局部)

乾隆《白塔山總記》拓片

慈禧油畫像

  正在首都博物館展出的“園說——北京古典名園文物展”, 首次集結190件套來自頤和園、天壇、北海等11家市屬公園的園藏文物。展覽涵蓋“平地山海,溯自遼金”“壇廟相望,天人合一”“三山五園,移天縮地”“百年公園,舊貌新顏”四個單元,以古典名園在北京800余年都城建置和變遷中的歷史、文化、生態及社會價值為主線,按照時間、空間、功能三個線索,為參觀者揭秘園林文化遺產的昨天和今天。

  國之都 數典不忘

  “京都于唐為范陽,于北宋為燕山,遼始稱京,金元明因之……本朝曰白塔山者,以順治年間建白塔于山頂,然考燕京而詠八景者,無不曰瓊島之春陰。故予于辛未年題碣山左,亦仍其舊,所謂數典不忘之意耳。”1773年冬,乾隆皇帝登上北海白塔山,俯瞰園林,撫今追昔,遂仿照柳宗元《永州八記》,寫下《白塔山總記》。在“園說——北京古典名園文物展”中,展出了《白塔山總記》的碑刻拓片。

  乾隆皇帝也許不會想到,241年后的2014年冬天,在一場拍賣會上,他的《白塔山記》手卷(含《白塔山總記》《塔山四面記》五卷),成交價格過億元,創造了當年全球中國書畫拍賣價格新紀錄。

  據拍賣公司鑒賞,這套手卷史料貴、文章貴、書法貴、紙貴、裝池貴。誠不謬矣。但是要論這套手卷中最貴的,應是“數典不忘”四個字,其中的氣度和情懷,當非故作姿態,可窺其謙遜恭敬,以及對國都歷史文化的極度珍視。

  著名地理學家侯仁之先生曾指出:“沒有北海,就沒有現在的北京城。”金滅遼后,改燕京為“中都”,興建瓊華島,重修廣寒殿,北海初現皇家宮苑格局。元滅金后,元世祖忽必烈營建大都,三次擴建瓊華島,重建廣寒殿。明朱棣取得帝位,遷都北京,對萬歲山進行了大規模擴建和修繕。

  清代在廣寒殿廢址上建藏式白塔,在塔前建白塔寺。乾隆皇帝對北海進行了大規模的修葺和增建,持續施工30年之久。就連題寫一塊石碑,也要題在前朝原處。“數典不忘”,包含著對歷史的尊崇,對前人的祖法,對古都的珍重。

  國之祀 天人合一

  此次展覽中展示了北京城的九壇八廟。九壇八廟是明清以來北京皇家壇廟建筑的概稱。九壇是指天壇(含祈谷壇)、地壇、日壇(又稱朝日壇)、月壇(又稱夕月壇)、先農壇(內含太歲壇)、社稷壇、先蠶壇,八廟指太廟、奉先殿、傳心殿、皇壽殿、雍和宮、堂子、孔廟(又稱文廟)、歷代帝王廟。

  九壇八廟是古代北京帝都格局禮制化的重要載體,反映了統治者對風調雨順、社稷永固的強烈祈愿,也是古代中國人敬天法祖、天人合一傳統思想的生動體現。展覽中展出的繪制于1748年乾隆皇帝的《大駕鹵簿圖》非常直觀地說明了這一點。

  東漢蔡邕《獨斷》中記述:“天子出,車駕次第,謂之鹵簿。”鹵,通“櫓”,指大盾。簿,指冊簿。鹵簿,就是記錄祭祀人員、車駕等規模、等級的典籍,也指帝王出行的儀仗。

  中國鹵簿制度歷史悠久,秦始皇兵馬俑就是秦代鹵簿制度的生動體現,《西京雜記》記載了漢武帝時備有千乘萬騎的“甘泉鹵簿”。清初,鹵簿制度“參用宋明以來之舊”,至乾隆時,定皇帝鹵簿為四等,大駕鹵簿用于大祭圜丘、祈谷、常雩,法駕鹵簿用于祭地方澤、日月、先農各壇、太廟、歷代帝王廟、先師各廟,鑾駕鹵簿用于行幸皇城,騎駕鹵簿用于出京巡幸或御駕親征。

  “大駕鹵簿”是等級最高、隨行官員和護衛人數最多,儀仗和樂舞也最為齊備的鹵簿,用于皇帝祭祀天帝、祈求農業豐收和風調雨順,是最為隆重的禮儀。展覽中的這幅《大駕鹵簿圖》記載了乾隆十三年冬至,乾隆皇帝由故宮前往天壇祭天儀式的儀仗。據統計,圖中共3770余人,330余馬匹,十余頭大象,5輛大型彩車及一支248人的皇家車隊,886件器皿。

  國之大事,在祀與戎——沒有什么比祭祀和戰爭更大的事情了;國之祀,天人合一,沒有比“風調雨順,國泰民安”更大的愿望了,這是歷朝歷代上至皇家大駕鹵簿,下至百姓日常奉祀,最高的訴求。通過祭祀天地祖先,人與天地和諧共生,當世與歷史一脈相承。

  國之運 盛衰以何

  冰嬉是明末清初滿族傳統冰上運動,在清代,冰嬉不僅是一種娛樂,同時也是重要的軍事訓練。乾隆皇帝說:“冰嬉為國制所重”,還作為典制載入《大清會典》,被定為“國俗”。乾隆皇帝每年都要閱視冰嬉,也是冰上項目的超級玩家,還留下不少題字和詩賦。就是玩,也要玩出一個民族的精氣神,玩出文采和想象力,這是來自北海公園的《冰嬉圖》傳遞給觀者的信息。

  展覽中還展示了慈禧的《恭祝無疆》(總本)和《八仙慶壽》等戲本。《恭祝無疆》講的是東華木公與西池金母,居于玉宇瓊樓,邀游于洞天福地的事情。這些戲,慈禧聽了一遍又一遍,樂此不疲。后人總想勾勒出慈禧到底是怎樣的一位女性。展覽中來自頤和園、系首次對外展出的《華士·胡博繪慈禧油畫像》或許能透露些許信息。這一畫像是1905年荷蘭籍美國畫家華士·胡博應清廷之邀來中國繪制的。

  一件來自天壇的國家一級文物明代鎏金銅編鐘,1900年八國聯軍侵華時被掠去,此后英國人把它留給了印度人。1994年,印度陸軍參謀長喬希上將來華訪問,向中國交還了這件編鐘,因為他認為“印度不應該保留不屬于印度的文物,應該物歸原主。”展覽中當年的報紙對喬希上將義舉的報道記錄,讀罷讓人唏噓不已。

  不到園林,不知文脈如許。如此眾多的園林文物,身上都鐫刻著民族的歷史,見證了國運的盛衰,它們是文化的脈動,承載著歷史的滄桑和前人的得失,警示今人以史為鑒,奮發圖強。(謝忠軍)

原文鏈接:http://bjrb.bjd.com.cn/html/2019-06/05/content_11887837.htm

(責任編輯:桑愛葉)

  • 0
    表情-挺你
  • 0
    表情-搞笑
  • 0
    表情-傷心
  • 0
    表情-憤怒
  • 0
    表情-同情
  • 0
    表情-新奇
  • 0
    表情-無聊
  • 0
    表情-路過
手机版古怪猴子下载